• <input id="uayis"><tt id="uayis"></tt></input>
    <menu id="uayis"><menu id="uayis"></menu></menu>
  • <xmp id="uayis">
    <dd id="uayis"></dd><nav id="uayis"></nav>
  • 當前位置:首頁>>理論評論

    凸凹:用自己的文字給人以力量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作家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7-08-22
      

    我雖然是一個勤勉的散文寫作者,卻極少讀當代的散文作品。傾力所讀,是詩和哲學——河北教育出版社那幾輯漢譯西詩、商務印書館的近百種漢譯學術經典,是我的枕邊書。詩可以在枯槁中喚起文思,哲學可以在浮躁中讓人沉潛,性情和思考都活躍,誘發在人生基本命題上的書寫,寫樸素、質實之文。

    之所以少讀當代散文,是因為當下的散文總體上趨于做作,擺開架勢,為寫而寫。一如托爾斯泰所說,寫被文壇看重、被評論家認可的“像散文的散文”。因而遠離散文的本源,不再是直抒胸臆,而是鼓虛弄懸,鋪陳炫技,漫漫漶漶,文辭淹沒意義,而且杯水風波呈大海之勢,一粒黃豆稀釋成一鍋豆漿。于是虛構代替了真實,假意遮蔽了神魂,幾乎都是不作用于情感和靈魂的冷文。

    但是,當我拿到李培禹的散文集《總有一條小河在心中流淌》的時候,我卻情不自禁地讀下去了,而且讀得如醉如癡、酣暢淋漓,眼前有陽光充盈,心底里有暖流涌動。豈止是不忍釋卷,還不斷回望揣摩,讓感動久駐。

    他寫的是熱的散文,或者是始終“在場”的散文。

    他寫人物,不取旁觀者的視角,而是進入人物的生活,把人物當作朋友、親人,與其感同身受,同氣相求。因而把描寫對象的生活當作自己的生活,把他人的情感當作自己的情感。他愛他們,貼心貼肺地寫。這一點,他與汪曾祺的筆致相仿佛,即尊重人物,設身處地地對話,親密無間地融合在一起。在他的筆下,多感恩的語調,好像是人物洞開了他的心智,豐盈了他的情感,鮮活了他的血肉,哺育了他的文字。譬如他寫浩然,寫韓少華,他不管社會話語對他們如何評價,只寫“我”在人性、人情層面的切身感受,至純至善地傳遞真實的心靈消息。因而他筆下的人物,都是送人玫瑰滿手留香的境界,都是遠惡近善的佛陀情懷。

    他寫風景,不取指點江山的姿態,而是把風景和萬物摟進胸懷,像對人。他走進大自然之后,立刻就渾然忘機,盡情釋放自己的真性情,甚至不管不顧地放任自己的天真。他虛懷以待,讓自然萬物感動自己;他擦亮眼眸,讓陽光和月色撩撥內心的清澈。在他寫自然的文字中,總是溫暖和快樂的底色,風清在枝頭,月明在云端,不遺余力地捕捉和記述美麗的瞬間。他從不把風景和萬物置身于身外,而是像與親人和友人一樣深情地晤對,悉心感受,然后把一腔美意娓娓道來。這其中,多的是相互的啟發,彼此的珍重,更有息息相通的理解和悲憫,一切都是擬人化的抒發。譬如他的《總有一條小河在心中流淌》,與其說是客觀地寫小河,不如說是寫小河對心靈的蕩滌和凈化。那一年,我們同游塔里木河,我寫了一篇游記,原題叫《塔里木抒懷》,經他手在《北京日報》發表的時候,他給我改成了《一條沒有流進大海的河流》。這一改可不得了,把悲天憫人的滄桑敘事,轉化為對無私奉獻、自我犧牲的大美贊歌。塔里木河雖然沒有流進大海,但它滋潤澆灌了沿途的萬物與生靈,他者的活正是自己的活,因而永生。

    他寫市井與人事,不取主觀正確、率然臧否的姿勢,而是進入現場,將心比心。譬如《“清明”情思》《天堂應有愛》《回聲》《信的隨想》《“天馬”與“汗馬”》。他的文字有潔癖,一股清流貫通始終,整體釋放和傳遞的是鋪滿字面的愛意、美意和善意。他從仇怨中提取愛,從丑陋中提煉美,從拙劣中提純善,因而絕無臟污之語和陰私之氣,他講恕道,講真情不滅,講冤親平等,講美美與共,講大愛無痕,正如梁衡所說,讀他的文字,如沐春風,且陽光普照,直讓人感到,這個世界究竟是好的,人只需盡天職、守本分,快樂地活。具體到他的《信的隨想》,一經《人民日報》刊發,就轉載無數,在手機短信上也數日刷屏。為什么?就是因為他不一味地指斥世情澆薄、人心不古,發怨婦之嘆,而是以極大的愛意、美意、善意敘說生命的本質、人性的真相,讓讀者不失去對生活和他人的信任,讓人看到:是靈鳥,總要啼叫于春天的枝頭;是美德,總要回歸于熙攘的街頭;是真愛,總要滋潤于易感的心頭。一切都會到來,你要守望,你要等待,你要呼喚,你要迎迓。

    總的來說,李培禹的散文有著“己心嫵媚,則世間嫵媚”的文本質地。他不管寫什么,總是從生活出發,從自我感動出發,寫新生、寫快樂、寫希望、寫光明,而且寫得深、寫得細、寫得熱、寫得動情、寫得豪邁。不管外界怎么令人憤怒,令人不平,他都要用自己的文字,給人以力量,給人以愛,給人以夢,讓人奮進,讓人向上。

    孫犁于一九八○年十月三十日給丁玲的信中,對“如何寫”,曾發出過類似的呼喚。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作為“孫犁編輯獎”得主的李培禹,終于對偶像做出了歷史性的回應,既令人欣慰,又令人敬佩。

     

     

    CopyRight © 2008~2013 版權所有北京作家協會
    地址:北京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E-mail:bjzx@vip.163.com 京ICP備09025795號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永康 | 屯昌 | 亳州 | 益阳 | 顺德 | 馆陶 | 阳春 | 香港香港 | 瓦房店 | 三亚 | 海西 | 昌吉 | 连云港 | 大理 | 齐齐哈尔 | 秦皇岛 | 苍南 | 衡阳 | 江苏苏州 | 克拉玛依 | 包头 | 中卫 | 扬中 | 江苏苏州 | 嘉善 | 灌云 | 渭南 | 衢州 | 云浮 | 金华 | 池州 | 宁德 | 万宁 | 枣阳 | 偃师 | 南阳 | 扬中 | 和县 | 南阳 | 靖江 | 眉山 | 淮南 | 阿坝 | 通辽 | 项城 | 抚州 | 宁波 | 陵水 | 永康 | 赵县 | 衢州 | 濮阳 | 梅州 | 芜湖 | 大连 | 珠海 | 承德 | 郴州 | 海丰 | 宝鸡 | 山东青岛 | 无锡 | 临海 | 晋城 | 威海 | 临汾 | 章丘 | 果洛 | 克拉玛依 | 惠州 | 宝鸡 | 德州 | 自贡 | 玉溪 | 衡水 | 曲靖 | 海北 | 莒县 | 明港 | 喀什 | 惠州 | 东营 | 丹阳 | 德州 | 四平 | 滨州 | 仁怀 | 湖北武汉 | 玉树 | 厦门 | 屯昌 | 东方 | 丽水 | 莱州 | 牡丹江 | 平凉 | 天门 | 承德 | 绍兴 | 海南 | 汉中 | 盐城 | 龙岩 | 台山 | 永康 | 长兴 | 仁怀 | 钦州 | 阿坝 | 庄河 | 象山 | 莱芜 | 清远 | 通化 | 昆山 | 那曲 | 金坛 | 九江 | 包头 | 威海 | 瑞安 | 湖州 | 六安 | 雄安新区 | 眉山 | 菏泽 | 玉林 | 延边 | 瓦房店 | 泰安 | 达州 | 云南昆明 | 安顺 | 任丘 | 攀枝花 | 阿坝 | 温州 | 屯昌 | 临沧 | 朔州 | 龙岩 | 迪庆 | 赣州 | 上饶 | 灵宝 | 吉林长春 | 海西 | 来宾 | 临沂 | 百色 | 雅安 | 乐清 | 滨州 | 晋江 | 肇庆 | 日喀则 | 平凉 | 本溪 | 沧州 | 徐州 | 德清 | 肥城 | 枣阳 | 滨州 | 如东 | 新沂 | 仙桃 | 淮南 | 玉溪 | 南阳 | 文山 | 蚌埠 | 永新 | 琼海 | 潍坊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北 | 十堰 | 开封 | 三沙 | 江门 | 博罗 | 仙桃 | 池州 | 鸡西 | 无锡 | 三沙 | 台南 | 海拉尔 | 海拉尔 | 石嘴山 | 上饶 | 绥化 | 湛江 | 邳州 | 宜昌 | 甘肃兰州 | 丽江 | 五指山 | 东阳 | 克孜勒苏 | 海拉尔 | 涿州 | 伊犁 | 海拉尔 | 驻马店 | 荣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