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uayis"><tt id="uayis"></tt></input>
    <menu id="uayis"><menu id="uayis"></menu></menu>
  • <xmp id="uayis">
    <dd id="uayis"></dd><nav id="uayis"></nav>
  • 當前位置:首頁>>理論評論

    賀紹俊:陜西與新疆的熱戀 

    [關閉本頁]
    來源:中國作家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7-08-16
     

     

    我一直把紅柯看成當代文壇中的另類。假如小說創作也有一條寬闊的大道的話,紅柯顯然不是走在這條大道上的作家。紅柯寧愿選擇一條孤獨的崎嶇小路——當然,這樣說只不過是外人的眼里所看到的情景。至于他本人,也許他覺得自己選擇的小路并不崎嶇,而是一條康莊大道,因為幾十年來他一直走在這條道路上,這條道路對于他來說寬廣無比也平坦無比,他在這條道路上也收獲頗豐。紅柯作為另類的特征是其鮮明的浪漫主義色彩,他是如此酷愛浪漫主義,這應該與他的性格相關,同時也與他的人生經歷相關。在陜西長大的紅柯曾到新疆生活了十來年,正是新疆的異域風情和絢爛文化開啟了紅柯的浪漫主義文學之路,并為他提供了最豐富的資源。比如,《西去的騎手》中的馬,《大河》中的熊,《烏爾禾》中的羊以及《生命樹》中的樹,都是新疆天山神秘地域播灑在紅柯頭腦里的文學精靈。紅柯后來回到了家鄉陜西。他熱愛陜西,同時他也熱愛新疆。于是,在他的小說里,會有兩個地域的對話,這使得他的不少小說具有復調的性質。紅柯的這一特點在他的新作《太陽深處的火焰》得到了一次集大成式的展現,新疆與陜西不僅在親密地對話,而且進入到熱戀階段,紅柯的思想智慧也在這種熱戀的狀態中迸發出火花。

    《太陽深處的火焰》同樣是復調式的結構。似乎又與經典的復調小說不一樣,它有好幾條故事線索,但同時又在故事情節的展開中穿插進幾個板塊。第一條線索是吳麗梅與徐濟云的愛情故事,顯然這是承載小說主題的一條線索。吳麗梅來自新疆塔里木盆地,徐濟云來自陜西黃土高原,他們在新時期之初共同考上渭北大學,在學校他們相戀了。“你就想想幾萬年前幾十萬年前大風掀起一座座黃土山脈,鯤鵬展翅九萬里,扶搖直上,沿塔里木河潛行萬里從巴顏喀拉山再次起飛,沿黃河呼嘯而下,構建起中國北方的黃土高原黃土平原。”這就是他們之間的情話!只有活在作家內心的人才會說這樣的情話。也就是說,吳麗梅與徐濟云這兩個人物屬于比較虛化的人物,他們更大的功能是形象地表現作家內心的意念。吳麗梅代表了新疆,吳濟云代表了陜西,這兩個人物一直活在紅柯的內心,也一直處在對話的狀態中,他們對話的成果便是紅柯的一部接一部的小說。而到了《太陽深處的火焰》,他們由對話狀態進入到了熱戀狀態。這意味著紅柯對于新疆與陜西的長期對話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結論了,這個結論就是新疆與陜西從文化淵源上是一體的。但有意思的是,這么熱戀的一對,紅柯卻沒有讓他們最終走到一起。他們平靜地分手,吳麗梅畢業后回到家鄉塔里木盆地;徐濟云畢業后留校,成為渭北大學非常有影響的教授。紅柯為什么要這么處理?這就牽出了另一條線索,這就是徐濟云的學術成長史以及他帶領自己的研究生研究皮影藝術的故事。講這個故事時,紅柯收斂了自己的熱烈奔放姿態,以一種冷夸張的敘述表現出他對現實的批判。毫無疑問,目前仍身處高校的紅柯對于學術生態惡化的現實有著切身體驗,他在講這個故事時完全以現實主義的方式揭露客觀真相,淋漓盡致地寫出了學術界在體制化、功利化的驅動下腐敗墮落的丑態。在第一個故事里,徐濟云是作為陜西的代表出現的,而在第二個故事里,徐濟云卻陷在現實的污泥之中。這也正是吳麗梅為什么最終要與徐濟云分手的根本原因。

    這時候,作為思想家、哲學家和歷史學家的紅柯出來說話了。他所說的內容就是被嵌入故事講述過程中的幾大板塊所表達的內容。主要的板塊是關于新疆太陽墓地、關于民間皮影藝術、關于老子出關。紅柯通過他對歷史的再次想象以及對古籍的重新闡釋,他要告訴人們這樣一層意思:新疆與陜西同一文化淵源,從地質的演變就可以證明,塔里木就是人類文明的搖籃。塔里木盆地有最熾熱的太陽,只要走近塔里木,你就會吸收到太陽的陽氣,從而威力無比。如火焰般的太陽,將陽氣傳遞給人類,人類文明才興盛發達。生命的靈魂也是火,有了火與陽氣,才會有生命。紅柯的小說寫到了各種現實的問題,但到了這部小說里,他不再滿足于對具體問題的揭露和批判,而是要歸結出現實問題的總根子。這個總根子就是傳統文化中的陰柔觀。吳麗梅在紅柯的筆下完全是一個理想的化身,她自喻為羅布荒漠的牧羊女,因為“羊是大地上唯一能接近太陽的動物”。當她感受到現實的寒冷時,她大聲地朗誦艾青的詩歌《太陽》:“太陽向我滾來……∕我還活著——∕請給我以火,給我以火!”這大概就是紅柯寫作這部小說的真正動機。

    把這部小說看成新疆與陜西的熱戀,還有一層意思,是紅柯對自己幾十年來的文學之旅在作一次總結,從陜西去新疆,再從新疆回陜西,他的文學思緒始終在兩邊游走。新疆是浪漫的,帶給他火熱;陜西是現實的,帶給他冷峻。今天兩者的熱戀使他進入一個新的境界,因為在這里并不是水火不相容的狀態,而是二者都有一個共同的源頭,都從塔里木的陽光出發。紅柯面對現實也是樂觀的,因為他有“種子情結”。雖然有很多東西被埋沒了,比如張載的關于民胞物與的關學,比如維吾爾古代詩人的《福樂智慧》,但這些都是種子,埋沒的種子總是要發芽的。我相信,在紅柯的內心,大概這些種子已經發芽了。

     

     

    CopyRight © 2008~2013 版權所有北京作家協會
    地址:北京前門西大街95號 郵編:100031 E-mail:bjzx@vip.163.com 京ICP備09025795號
    建議使用IE6.0以上瀏覽器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站

    中福网中福网平台中福网主页中福网网站中福网官网中福网娱乐中福网开户中福网注册中福网是真的吗中福网登入中福网快三中福网时时彩中福网手机app下载中福网开奖 随州 | 盘锦 | 黑河 | 枣庄 | 新余 | 济南 | 澳门澳门 | 启东 | 阿克苏 | 琼中 | 定州 | 临猗 | 保定 | 昭通 | 南阳 | 山南 | 遵义 | 白银 | 五家渠 | 南充 | 宁波 | 公主岭 | 桐城 | 辽阳 | 诸城 | 甘南 | 钦州 | 湘潭 | 仁怀 | 宜春 | 惠州 | 衡阳 | 温岭 | 东方 | 景德镇 | 滕州 | 项城 | 石嘴山 | 吉林 | 衡阳 | 文山 | 雅安 | 燕郊 | 商洛 | 广西南宁 | 无锡 | 白城 | 镇江 | 本溪 | 遵义 | 凉山 | 榆林 | 运城 | 汕尾 | 鞍山 | 开封 | 辽阳 | 聊城 | 海南 | 安顺 | 山西太原 | 武安 | 昌都 | 安康 | 澳门澳门 | 台南 | 南京 | 库尔勒 | 江门 | 日照 | 东阳 | 黔南 | 绥化 | 海门 | 晋城 | 菏泽 | 宁波 | 台中 | 马鞍山 | 清徐 | 广饶 | 清远 | 长葛 | 张家界 | 吴忠 | 东方 | 鄢陵 | 莱州 | 龙口 | 仁怀 | 丹东 | 巴音郭楞 | 宁德 | 克孜勒苏 | 白山 | 三亚 | 烟台 | 咸阳 | 吐鲁番 | 岳阳 | 邳州 | 长治 | 东营 | 景德镇 | 北海 | 阳泉 | 柳州 | 石狮 | 桂林 | 灌云 | 克拉玛依 | 榆林 | 南充 | 亳州 | 莱芜 | 临夏 | 乐平 | 宁波 | 锦州 | 三沙 | 仙桃 | 辽源 | 莒县 | 阿拉尔 | 龙口 | 仁寿 | 临沂 | 沛县 | 扬州 | 连云港 | 公主岭 | 乐平 | 遵义 | 图木舒克 | 鄢陵 | 白山 | 甘孜 | 芜湖 | 吕梁 | 吉安 | 广饶 | 兴化 | 阿拉尔 | 克孜勒苏 | 定州 | 滕州 | 沛县 | 六安 | 余姚 | 包头 | 黄石 | 大丰 | 瑞安 | 商洛 | 徐州 | 宁波 | 庄河 | 陇南 | 大理 | 白银 | 明港 | 七台河 | 淄博 | 泗洪 | 阿坝 | 德州 | 青海西宁 | 济南 | 台州 | 珠海 | 博尔塔拉 | 基隆 | 白银 | 灵宝 | 大理 | 衡阳 | 西藏拉萨 | 嘉峪关 | 洛阳 | 温岭 | 海拉尔 | 黔南 | 四川成都 | 玉林 | 博尔塔拉 | 怒江 | 长治 | 毕节 | 运城 | 本溪 | 临汾 | 黄冈 | 渭南 | 景德镇 | 库尔勒 | 舟山 | 鄂尔多斯 | 临海 | 黄石 | 昭通 | 鄢陵 | 单县 | 呼伦贝尔 | 福建福州 | 临汾 | 吕梁 | 宜昌 |